《釜山行》评析人物性格色彩

  • 更新时间:2017-01-10 12:31:30

先是《首尔行》的捂热皮肤,使《釜山行》受关注,据说韩国本土票房首次突破千万人观看,动画的紧张刺激,不由使人对真人版的浮想联翩,在担心和期待中他来了,带来诸多惊喜,也许是韩国电影开始敢于尝试暴走的手段,首次尝试灾难元素,效仿好莱坞,制作大片,一个封闭的空间,勇者智者,丧失平民,进行了一场似人心似丧尸的较量这是一部集商业为主的大型,包含娱乐性和社会性,更是题材选定所受范围广的优秀之处。

《釜山行》的灾难大制作又让我想起了一次偶然的世界末日对他的了解只停留在电影故事情节上,并没有深入探究,所以只能对比定情节,故事的前后位是胡锦涛,他探讨三界毁灭,这就是我存在于电影,主的关系,是不是吃釜山行更加刻画,而是相信更加刻画人类社会利益驱使的斗争还没有没有世界末日中所提倡的伟大英雄主义成为科学的终点都在彼此心里的可以为爱不惜生命是超越任何足够的空间,却依然受保护的力量。

电影中一条明线一条暗线,交串出一个火车的小社会,男主每天衣装得体,却干着吸人血的工作,若干个镜头细节把父亲的形象烘托得淋漓尽致,列车门外动静活动相得益彰,人物主观视角刻画出人类社会一层比一层阴暗,人总要检讨的,总要面对些什幺,电影对于僵尸的设定,是对生活中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做出忏悔或欢喜,不得不说除了舞蹈演员高难度的身体扭曲,还有就是丧尸面无表情却富有内心挣扎的演绎丝丝入扣。运动推镜头的特指作用,强调夸大丧尸的特点,快速聚集的电影环境,增加影片的真实感,电影使用了大量的全景跟拍在被摄主体被放大强调客观的表现,整体被丧尸伤害后的废墟给予视觉上的震撼。

情感上升的高度不在于可以快速分泌肾上腺素,更在于危急关头这脑子能动地认改造世界,人物穿着性格明显,车厢里的每一个角色都有目的性的活动。红色的鲜血和着脓特写的粘稠液体,看得人头皮发麻。也许是爸爸的每一声都喊的责任沉重,才不至于面对丧尸吓得屁滚尿流,对于孔侑所饰演的男主,往往以仰拍背影的形式出现,虽然带点英雄主义的势头,却为接下来人物性格的另一面的表现感到略惊,马东锡所饰演的大叔是整部影片中思想的清流,指引故事正义发展的趋势,人物形体特征灌输人物性格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留下深刻,大概就是他的爱人和孩子的情感,使得他不放弃对这个世界美好的憧憬,明知这是男主角的私欲也一再相信他。人物语言尤其凸显其性格,具本土气息且接地气的幽默话语,不由在整个对抗过程丧尸让观众松了一口气,进而使观众更加细致地揣摩其中的意味,除快速凌厉的画面剪辑还剩下另一层值得发现的东西。

丧尸作为一种人类社会的催化剂,人能弄到反作用于意识的存在,人性的种种揭露,列车无法停站。也不知何处是终点,内在的人性和外在的丧尸,将电影矛盾冲突展现,在情感救赎与人性利益驱使之下,反映的是人文主义情怀和社会批判。结尾时的意味深长不在于军队的行为,而是活下来的孕妇和小孩,借这个点导演想表达的也许正是人类的希望母性的光辉,人类要发展,必须生产。整部剧的影片情节紧凑,网络衔接也做到了张弛有度,各个意外出人意料,却又在情理之

上一页

1

相关资讯

显示全部 25 的相关信息

用户评论

影视专题

其他资讯

本站的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及时邮箱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的处理并回复。

Copyright (c)2013-2016 今夕网 版权所有 ,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地址:jxaxs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