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雄狮》怎么样?《雄狮》观后感!

  • 更新时间:2017-06-26 16:33:21
《雄狮》是一部感人的电影,甚至还有点神奇,不可思议。一个离家走失的5岁印度小男孩,被远在澳大利亚的一对父母领养,25年后,对故乡模糊、拼错家乡名称乃至自己姓名的小伙子,硬是凭着想要回家的坚定信念,通过谷歌地球,寻到回家的路途,找到自己的亲人。

     这不是虚构的故事,畅销书《漫漫寻家路》已提供了完整的蓝本。我看过一个视频,作者萨罗•布莱尔利聊那段自己的经历。令人吃惊的是,如此曲折的故事,在他那里,竟是用这样从容、淡定的语气叙述,你不能不佩服他的强大——这是妮可•基德曼,电影里澳大利亚养母扮演者对他的评价。很多人都认为这是个了不起的年轻人,我记住了他的话:“寻找家乡是我的动力。”这应该是他强大、了不起的唯一源泉。他一直把自己叫做“萨罗”,其实,他真正的名字是“舍罗”,而后者的意思,恰恰就是“雄狮”。

     这部电影,很可能被认为具有两种格调,事实确实如此。导演加斯•戴维斯这样说:“总的来说,我觉得前半部分是印度电影,是个外部故事,后半部分是内心故事,就像阴阳。”如果说,前半部分是一个线性结构,描述5岁男孩萨罗,从走丢到入户新家庭的过程,那么,后半部分是网状结构,凸显二十多年后萨罗寻找故乡产生的心理变化,构建他的复杂内心世界。

     小男孩萨罗的经历有些奇特。他误上火车,几乎被带着穿越了整个印度,来到加尔各答,远离家乡1600多公里;他只会说印地语,听不懂当地的孟加拉语;他不知道他家乡叫加尼什塔莱,而把它拼错成加奈斯特里——一个地图上永远不会存在的地名;他流浪,被警察追赶;他遭遇坏人,险些被骗;他被送进收容所,目睹同伴被欺凌;直至被澳大利亚一对夫妇收养。小萨罗的扮演者令人称奇,那种本色表演,让我们看到他的孱弱、无助,尤其是惊慌、恐惧——谁不会在那样的年纪,在空无一人的车厢,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时,产生这样的情绪呢?他时而声嘶力竭地叫着哥哥的名字,时而扒窗拧门,时而垂头丧气……他远没有想到,再一次见到妈妈,还要等漫长的25年。

     很显然,印度坎德瓦郊区的加尼什塔莱,对成年以后的萨罗有着深刻而模糊的印象。说深刻,泥砖墙、铁皮屋顶构成的家里,有妈妈、哥哥和妹妹,他们亲密无间;说模糊,年幼走失,只记得那里有河流、水坝、雨罐、铁轨,没有确切的方位。电影省略了萨罗在澳大利亚成长的过程——他的养父母把他培养成了大学生,只关注萨罗寻找故乡的主题——这是后半部分最用力的地方。导演不再沿用线性叙事,试图转向萨罗的内心,手法之一就是通过他的眼神、意识、幻觉,频繁闪回到过去,用过去(他的妈妈、哥哥,他的家乡风景,他原先的生活)来引导现在,又用现在点燃过去。从油炸点心“杰拉比”,看到儿时的欢愉;跑步看海,对面山崖会幻化出哥哥的身影;走在绿树成荫的路上,耳边会回想哥哥的呼唤;海边漫步,和妈妈在乡下河中戏水又会涌现出来……这一幅幅现在和过去交替呈现的画面,最有力地表达出萨罗的决心,一定要找到家,找到家人!

     谷歌地球成为他寻找家乡的有用工具。在这个卫星影像和航空拍摄的虚拟地球上,只需轻点鼠标,任何人都可以在电脑屏幕上看到城市、乡村的鸟瞰图,甚至放大。萨罗用当时火车速度乘以时间,得出走过的路程大概距离,然后以加尔各答为中心划一个圆。当萨罗终于走进他梦寐以求的故乡时,电影把感人的场面渲染到顶点(最后,现实中的萨罗、生母和养母相见拥抱,又一次催人泪下)。萨罗日夜思念的哥哥,在萨罗走失的当天晚上,被火车撞死,可是电影中,兄弟俩多年前,在火车铁轨上嬉戏玩乐的场景,却被永远定格了。

相关资讯

用户评论

影视专题

其他资讯

本站的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及时邮箱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的处理并回复。

Copyright (c)2013-2016 今夕网 版权所有 ,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地址:jxaxscom@163.com